曲折上市路

2019年3月27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布了科创板第二批共8家受理企业名单,厦门特宝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宝生物)赫然在列。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特宝生物是福建首家科创板受理申报企业,此前还尝试登上创业板,但失败。

特宝生物登陆创业板的辅导工作,由国金证券负责。但由于市场销售情况未达预期,国金证券于2018年1月30日中止辅导。

直到2018年12月12日,业绩好转,国金证券恢复对特宝生物的辅导。

特宝生物在2017年的经营业绩并不被看好。国金证券在当时中止辅导工作的情况说明中披露: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1.71亿元,净亏损2361.25万元;截至2017年9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为5.79亿元,负债总额则为1.23亿元。

对于需要大量资金的前期研发项目,尚处于亏损状态的特宝生物来说,科创板具有强大的融资能力。招股书显示,特宝生物本次募投金额为60766.35万元,将会全部用于研发项目。其中,28962.79万元用于蛋白质药物生产改扩建和研发中心建设,28867.56万元用于新药研发,2936万元用于慢行乙型肝炎临床治愈研究。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主营业务介绍

招股书显示,特宝生物是一家主要从事重组蛋白质及其长效修饰药物研发、生产及销售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主要研发方向为免疫相关细胞因子药物,重点在病毒性肝炎、恶性肿瘤等重大疾病和免疫治疗领域。未来将聚焦慢性乙肝治疗领域。

公司专注蛋白质及其长效修饰领域已经20余年,目前已有4个治疗用蛋白质药物获批上市,用于病毒性肝炎、恶性肿瘤等疾病的治疗,包括生物制品国家Ⅰ类新药——聚乙二醇干扰素 α-2b 注射液(商品名称:“派格宾”)、注射用重组人粒细胞巨噬细胞刺激因子(商品名称:“特尔立”)、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商品名称:“特尔津”)和注射用重组人白介素-Ⅱ(商品名称:“特尔康”)。

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均来自于以上4种产品的销售收入。其中,派格宾的业务收入逐年上升,2018年在公司收入已处于主导地位。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派格宾属于长效干扰素产品,临床上主要用于病毒性肝炎的治疗,是慢性乙肝抗病毒治疗的一线用药。此药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获得中、欧、美、日等多国专利授权,打破了长效干扰素领域国外医药巨头的专利封锁。药物研发及相关临床应用获国家“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共计 4 项“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持续支持。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招股书中的乾坤

业绩数据和预估市值相差甚远

具体财务数据方面,特宝生物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资产总额分别是6.43亿元、6.37亿元和7.08亿元;营业收入分别是2.8亿元、3.23亿元、4.48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931.41万元、516.86万元、1600.29万元。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但是,根据招股书透露,公司按科创板上市,审核规则选择的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二条第四款的规定:“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 30 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 3 亿元。”因此,在招股书申报稿中,预计市值将达到35.45亿元,远高于2018年7.08亿元的资产总额。

此外,公司的盈利能力也令人担忧。虽然2016年-2018年营业收入均超过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却不高,2017年甚至出现大幅下滑,即使2018年有所上升,也未达到2016年的水平。若按照2018年归母净利润1600.29万元计算,如要发行成功,获得预估的35.45亿市值,其市盈率将达到221.56倍。

“重营销,轻研发”的投入

根据招股书显示,特宝生物2016年-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5309.65万元、20336.55万元、26651.4万元,而在研发费用上的支出仅为893.26万元、1890.26万元、4060.67万元,远低于销售费用,而且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主产品前途未卜

公司的主导产品之一——派格宾面临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目前,在我国获批用于慢性乙肝治疗的长效干扰素只有罗氏(Roche)的派罗欣、默沙东(MSD)的佩乐能和特宝生物的派格宾三个品牌。

2017年派罗欣和默沙东的销售额分别为10.04亿元和4.41亿元,二者加起来就占了市场份额的九成。而派格宾于2016年底才获批上市,2017年销售约1亿元,远低于这两家国外药企。

应收款项占比过高

应收账款是企业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反映企业的经营状况、对下游的话语权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

根据招股书中数据,2016年-2018年各期末,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2,163.92 万元、15,002.28 万元和 11,141.80 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0.30%、50.79%和29.80%,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39%、46.43%和24.85%,应收账款金额及占比较高。未来期间,随着营业收入的不断增长,应收账款的总额可能继续增加,若催收不力或控制不当,则可能产生坏账的风险。

特宝生物的应收账款金额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特宝生物对于下游的议价能力较弱。

此外, 2016年-2018年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比也均超过60%,说明公司较为依赖大客户。如果大客户有其他选择,则公司的订单会大幅减少。再加上应收账款部分,如果欠款回笼不及时,就很可能产生大量坏账。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家族模式值得注意

招股书中特宝生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兰春、杨英和孙黎。其中,董事长兰春和杨英系夫妻关系,合计持有38.75%的股份,而专业人士——董事总经理孙黎持有公司 9.03%股份。上述三人合计持有公司 47.78%的股份。此外,孙黎的配偶蔡智华持有公司 3.17%的股份。杨英和兰春夫妻及孙黎和蔡智华夫妻合计持有公司 50.95%的股权。

杨英、兰春之女与孙黎之子为夫妻关系。

杨英与兰春夫妇还是京城知名地产商——龙湾地产集团实控人,兰春担任龙湾地产集团董事长。之前他们并没有生物医药行业学习与从业经历。

根据招股书中内容,兰春为清华大学建筑学学士、城市规划硕士,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 EMBA,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工程师,现担任北京南平企业商会会长,北京福建企业总商会名誉会长。

董事总经理孙黎为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硕士,高级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第二大股东通化东宝持有33.94%的股份。通化东宝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 A 股公司,所生产的药品与公司的药品针对的受众群体和适应症完全不同,不存在利益冲突。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登创业板失败,特宝生物科创板大放异彩?-羽汇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